酒 泉 律 师
-----酒 泉 市 律 师 协 会
新闻详情

致高山/彭澎/15.1

致高山

甘肃神舟律师事务所  彭澎

(以下内容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高山君在抚顺监狱服刑,二审终审因非法买卖储存爆炸物品罪判了十年,我给他写过一纸刑事申诉状。他在从监狱里递出来的申诉材料中写到,“大人、领导,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我写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些有没有用,但是我只有写,写了才有希望,请你帮帮我,我是被冤枉的!”

高山君:

这几日我还是会偶尔想起你,想着你是不是正在跑早操或者已经熄灯睡觉,生活虽然也不一定苦闷无聊,但十年的自由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能木然无视的吧。你的妻子去抚顺已经有些时日,不知她有没有见到你,申诉状带给你看了没有。能否申诉成功让你早日出来也未可知,我们只能尽力而为,但是我还有一些感想,想和你谈谈。

你从格尔木千里迢迢去抚顺开矿,说明你是个有胆色、有志气的人,背井离乡当然是为了挣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不是去以身试法,故意把自己往牢房里送的,这我相信。口供里你承认买了300公斤的炸药,后来又翻供,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回事情,但是就你转交给我的案卷材料来看,公安机关没有让你对查获的300公斤爆炸物进行辨认,主要证人又和你有明显利害关系的情况下,我认为认定这300公斤爆炸物是你非法买卖运输的,证据并不充分。你在申诉材料里说你矿上的设备和你的小轿车被没收但没有给你任何凭证,因为你被抓,家人为了让你脱罪,被骗走了20多万。种种这般都让我觉得,你是被冤枉的。

但是,我感觉你是被冤枉的,你就真的是被冤枉的吗?在给你写刑事申诉状的时候我脑中一直盘旋着这样的念头。我入律师行未久,你的案子也是我碰到的第一个刑事申诉案件,我就想,我为什么要为你写申诉状。

是为了钱吗?当然这是一个理由,但金钱之上的理由还有吗?当律师自然不仅是为了挣钱吧?

那是因为你真的无罪,是被冤枉的吗?这我不能肯定,世间万象,环伺未知,眼见尚不为实,仅凭案卷材料和你呼喊的一声声冤枉,即使那句“我也不知道我写这些有没有用,但是我只有写,写了才有希望,请你帮帮我”的哭诉都让我感动,但我不能相信。况且,人言、人心尤其难测,借用一句时髦的话说,我智商低,你可别骗我。即便是我跟着感觉走,内心确信你就是被冤枉的,出于同情而为你伸冤辩护,那么那些我感觉确实有罪,甚至罪大恶极的嫌疑犯,我就不为他们辩护了吗?

在你妻子把你的申诉材料送来的两天前,我为一个强奸杀人的嫌疑犯做了无罪辩护。说实话,高山君,读案卷的时候我咬牙切齿,那个受害人才19岁,刚刚考上大学啊!我觉得这个嫌疑犯就是人渣,是个魔鬼,就应该凌迟车裂,我内心确信他是有罪的,但是,我给他做了无罪辩护。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职业道德乎?有人说为坏人辩护是律师的职业道德。那我们从小受的道德教育不是一心向善、嫉恶如仇吗?这样一条与一般道德标准背道而驰职业道德总该有其存在的理由吧。

可见,我感觉你是被冤枉的,但不确信的情况下给你写申诉状,不是出于同情。我确信那个强奸杀人的人渣有罪,但我依然给他做了无罪辩护,也无关乎我的道德水准。

后来我有点儿想明白了。

你的案子和那个人渣的案子有天壤之别,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我认为这两个案子都“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你的案子还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这几句话在哪个律师那里都已经是口头禅了,而且是安身立命的“禅机”。高山君,律师不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也不是凭个人好恶办案,更不是替坏人说话。每一次无罪、罪轻辩护,都是对事实真相、程序公正、合理刑罚的不撞南墙不回头式的追求。

借用你的话说就是,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不关心;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罪,我也不太在乎;我对金钱更不谄媚,但是只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我就要毫不犹豫、理直气壮的替你说话,这就是职业道德!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意思是,我仰望律师职业道德,认真做着我应该做的事情,虽然我能力有限,水平一般,但我也有我作为一名律师的职业理想!“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身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意思是高山君,你先望望蓝天,监狱就那么大,里头的风景走走看看就行了,我自然是不会进去的,但因为你的案子有问题,我就要帮你申诉到底!

                              甘律师

                           2015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