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泉 律 师
-----酒 泉 市 律 师 协 会
新闻详情

难忘的儿时游戏(三)/田顺舟/15.1

难忘的儿时游戏(三)

        甘肃省神舟律师事务所   田顺舟

打仗

好斗似乎是人的天性,尤其是男孩子。现在的孩子在电脑游戏里打打杀杀,我们小时候都喜欢在山沟里冲锋陷阵。

小时候基本没有家庭作业,放学也早。放学以后最常玩的就是打仗了,几十个男孩子聚到一起,首先按地域或者年龄的大小分成两拨,一方是“好人”,一方便是“敌人”。小伙伴们最喜欢拿的“武器”是用纸折叠的 “手枪”,或者是树枝之类的所谓“长枪”,类似于现在孩子用的玩具枪。其实这些所谓的枪,只是拿来比划比划,并不是真正的打架。真正开仗时最常用的武器还是随处可见的小土块,双方拿小土块互相开“火”,类似于现在孩子的打雪仗。那些年龄大、力气大,别人随便不敢欺负的“娃娃头”就是“司令”或者“指挥员”,我们的一切行动都听“司令”指挥。 打仗的方式大多是模仿电影上的战斗场面。

农村到处是山和沟,可以隐蔽的地方很多。打仗前“司令”们先指挥我们隐蔽,等隐蔽差不多了便大声喊着“冲啊”----,我们就开始向对方冲去, 大家嘴里喊着:“缴枪不杀呀”“冲啊”“抓活的”呀。一边喊一边往前冲,对方也是这样喊着冲过来,场面相当壮观。当然,我们仅仅是在玩游戏,小土块也没有什么大的危险,能伤人的东西,大家都约定不能用,否则便群起而攻之。绝对不像现在有的孩子那样打群架。我们热热闹闹的玩,玩完了,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有一次,我们一方悄悄地隐蔽在一个山洞里边,不多一会,“敌人”们便来到洞口,他们从外边朝洞里望,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们从洞里看他们却是清清楚楚。记得当时我偷偷的拿着弹弓往外瞄准,只见外边一个小伙伴伸着脖子朝里边探头探脑。我傻乎乎地一拉弹弓, “嗖”的一声,一颗石子便飞了出去,只听我那个同学“哎呀”一声,便躺在地上大哭起来。我们吓坏了,大家都跑出来看,原来我一颗石子竟然把他的前门牙给打了下来,好险啊!万一打到眼睛上,那不全完了。大家七嘴八舌,都骂我是“超(傻)子”,“司令”还没收了我的弹弓,并且严厉的批评了我,而且从那以后,每一次游戏的时候,我只能当“敌人”,永远不许我当“好人”了。到现在我那老同学见了我,还开玩笑嚷着让我赔他的门牙哩。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那时候轰轰烈烈的游戏场面时不时的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孩子们总是快乐的,那和贫富没有关系。

掐方

掐方,是一种比较简单的智力游戏。 先在地上用等长的五条直线横竖相交的画一个正方形,里面形成十六个小正方形。

玩法是:两个人各执不同颜色的棋子,在十字相交处轮流占点。如果自己的棋子恰好占满一个小正方形的四角,则算成了“一方”。这个小正方形内画一记号,以后谁也不能再在这个正方形内成“方”。自己每成“一方”,则获得一次按自己意愿去掉对方一个棋子的权利。如果自己占满一条直线上的五个位置,则叫成了“一杆”,同样画上记号,此后谁也不能在此位置上成“杆。”自己成一杆后,则获得一次按自己意愿去掉对方三个棋子的权利。这样直到一方棋子被去完,占满棋子的一方获胜。这种游戏的规则较为简单,但有一定的吸引力,加之随时随地可以玩耍,比较流行。记得上小学期间,每到下午自由活动时间,经常三五成群的在一起玩掐方。有时候还会因为争执打一架,打完架继续在一起玩。现在想起来,莞尔一笑间满满地全是快乐。

翻花绳

翻花绳是儿时常见的一种娱乐形式,女孩子玩的最多。翻花绳使用的工具很简便,只需三尺左右线绳一根,打结呈环状。可一人玩,也可二人玩。借助双手,通过勾线翻动,可挑翻成各种图案,如:动物、植物及各种生活用品等。动静结合,维妙维肖,妙趣横生。

翻花绳有助于培养少年儿童的想象力,可促进大脑和神经的发育,也能活动手指关节,锻炼手指的灵活性。

记得小时候最常玩的图案有:双十字、花手绢、长面、猪食槽、酒盅、媳妇开门等。

在翻花的过程中,一个目的就是尽量顺利完成整套动作。只要眼明手快、头脑清晰、手指灵活,玩者才能变出花招,不然就会频频打结。

翻花绳除了一个人自己玩,有时候一个人就能玩半天。也可以两个人一起玩,变化的花式可以更多种类,可以锻炼互相之间的协调配合能力。

儿时虽然贫穷,就地取材,小伙拌们可以玩很多游戏。现在想想,童年其实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