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泉 律 师
-----酒 泉 市 律 师 协 会
新闻详情

西部律所如何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袁世武 郎平/2016.2

西部律所如何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

酒泉阳关律师事务所 袁世武 郎平

摘要:自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总目标,其后又提出要加快建设法治政府进程,为保证“依法治国”和“深化改革”并驾齐驱,20153月,提出了“一带一路”[]的经济发展战略,沿线圈定18个省份,其中西部地区省份占到九个。经济的有序发展需要良好的法治保驾护航,要稳扎稳打实现“一带一路”战略,律师的法律服务不可或缺。可见,“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为律师服务市场带来了机遇。但是,西部律所如何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是有力把握“一带一路”战略机遇的关键。本文深入分析了当下西部地区法律服务市场中面临的问题,以“一带一路”战略对西部律师服务行业的影响为切入点,为西部律所该如何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提供可行性的建议。

关键词:“一带一路”战略;法律服务市场;西部律所

一、西部律师服务市场的发展现状

西部地区内众多少数民族杂居,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文化认同广泛,这种文化认同决定了西部地区本土律师的优势是其他地区乃至发达地区律师不可替代的。但是,西部法律服务市场长期以来由于受到经济、历史文化、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制约,目前,西部地区律师服务市场的发展面临以下问题:一是本土化优势过度发展,导致大部分资深的本土律师普遍受理的都是本地区当事人的涉诉案件,受案范围过窄,知识产权类案件、涉外案件由于案件难度高,专业化、团队协作性要求较高,小规模的律师事务所难以承载,大规模的律师事务所又寥寥无几,加之本土律师几乎受理的都是本地区的案件,很难接触到专业性要求高的涉外案件、知识产权案件等,而且在西部地区能够办理此类案件的律师更是屈指可数,导致此类案件呈现出从西部地区“走出去”的趋势。二是人才流失现象严重。大量的西部优秀律师“东南飞”,扎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经济发达城市,造成东部律师“过剩”,反而西部地区律师呈现出年龄断档严重,人员结构布局不合理的局面,甚至严重缺乏高素质的法律后备人才,这一发展趋势已经严重影响到西部律师服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三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司法资源的浪费。在西部地区律师受理案件均采取“进门服务”的被动服务模式,也未充分利用网络平台,为当事人提供高效便利的服务,更有部分县城的老百姓不知道如何打官司,导致其合法权益无法得到及时维护。

二、“一带一路”战略对西部地区法律服务市场的影响

20153月,提出了“一带一路”[]的经济发展战略,沿线圈定18个省份,其中西部地区省份占到九个。“一带一路”经济发展战略的建设,是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为建设重心,将涵盖26个国家和地区的44亿人口,占世界63%,产生21万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占世界29%。根据2015年初民生宏观研究院报告显示,各地方“一带一路”拟建在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已经达到1.04万亿元,主要包括重庆、宁夏、云南、广西、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福建等省市,具体项目主要年以铁路、公路、机场为主,占到全部投资的68.8%;跨国投资规模约524.7亿美元,主要集中在中亚、南亚等地区,更多以能源、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为主。“一带一路”战略对律师服务行业的需求为律师服务市场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尤其对西部地区影响巨大。

为保障和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法律服务市场被进一步细分,一是对公职律师、政府法律顾问的需求,主要为政府制定有关政策措施提供法律意见,防范法律风险,提高决策水平。二是对基础设施重大工程项目建设的法律服务需求。一方面律所应该组织和引导律师围绕交通、能源、通信等基础设施重大工程、重大项目的立项、招投标等活动,提供法律尽职调查服务,并参与合作工程、项目的谈判、合同文本的起草等,在防范投资风险的同时,严把合同订立的法律关;另一方面,律师要在处理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发生的合同纠纷中起到积极引导、及时协助、妥善处理的作用,以便维护中外企业的合法权益。三是对涉外业务专业化的法律服务需求。“一带一路”战略的跨国活动主要体现在投资贸易合作和资金融通两个方面。因此,一方面要组织律师积极为国际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国际保护等提供法律服务,同时要为跨境电子商务、新能源等新兴产业领域发展提供法律服务,另一方面,要为“一带一路”战略推进的资金融通提供从风险防范到保险理赔全方位的法律服务。除此之外,可能还会涉及涉外刑事案件等。

西部地区在“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中所占省份之多,是经济建设的重点,尤其对基础设施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政府部门对律师的需求、涉外业外的剧增。可见,“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不仅拓宽了西部地区法律服务市场的服务范围,使西部地区的法律服务市场由大众化的法律服务开始向专业性要求高的涉外领域拓展,另一方面,对西部地区律师个人能力、团队协作意识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总之,“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促使西部地区法律服务市场逐步向律师队伍的专业化、法律服务范围的扩大化与法律服务方式的多元化的发展模式转变。

因此,当下要想借助“一带一路”战略的经济发展势头,突破西部地区律师事务所本土化发展趋势的固有模式、人才流失、信息不对称的困境,西部律所必须针对西部地区的具体情况,合理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对西部的法律服务市场的布局做好规划与引导。

三、西部律所如何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建议

第一,西部地区各律所应该积极搭建西部地区与经济发达地区律所之间的合作平台。该合作平台的搭建将助于缓解西部地区律师业务发展滞后的矛盾,弥补西部地区律所规模小的,律师专业化程度不高的缺陷,逐步实现西部律师和东部律师应当平衡发展的法制发展要求。因此,要想保障此平台的良性运转,经济发达地区的律师事务所应协助西部律师解困,而西部地区的律师事务所必须督促当地律师加强学习,尽可能在经济发达地区律所的协助下,共同承办专业化要求高、团队协作能力强的知识产权业务、涉外业务等业务。例如,西藏的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是一个以藏族律师为主的律所,事务所的15名律师中,有5名是获得美国法律硕士学位的优秀涉外律师,在各类诉讼和商事非诉讼,包括涉外业务领域,他们为拓展律师业务领域,加大了对知识产权业务的关注度,如对藏药配方、传统壁画版权等领域的深入探讨,2015516日,加入了中国德和精品律所联盟(ECLA[]ECLA是律所合作平台搭建的典范,这将为西部地区与经济发达地区如何搭建合作平台提供指引。

除此之外,应该全力培养“支点城市”的法律服务市场,确定西部法律服务市场中的“支点城市”[],将该城市作为提供法律服务的重心,同时加强该城市中律师事务所与其他周边城市律师事务所的合作交流,整合各律师事务所力量,利用资源优势提高跨境服务的办案能力,拓宽西部法律服务市场的服务范围。例如,在某项涉外法律业务由于专业化、精细化要求高,西部地区的律所无法单独完成时,应该加强与经济发达地区律所的合作,这样,不仅为走出去、走进来的当事人提供了优质的法律服务,同时提升了本土律师的业务素质。

第二,各律所一方面对律师的培养要实行“走出去”与“引进来”相结合的模式,确保西部律师服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要制定涉外法律人才培养计划,储备涉外法律人才,弥补涉外律师的缺口,遏制涉外业务被外国律师拿走的发展势头。目前,我国律师队伍的人数达到27万余人,北上广的律师近7万余人,占全国律师总数的四分之一,这些地方的律师专业化能力强,并且国内大部分优秀涉外律师及外国律师事务所办事处都集聚于此,其中,上海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本土律师达4000余人,被正式纳入涉外高端法律人才库的已经超过100人。而“一带一路”沿线18个省市中,西部地区占到一半的省份比重,但是执业律师总人数合计却不足4万人,拥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律师更是凤毛麟角,而涉外高端法律人才库几乎无西部律师的一席之地。以甘肃为例,截止 2015年年底,甘肃大约有律所282个,律师2433个,100人以上的律所屈指可数,除兰州个别较大的律所对受案业务进行了专业化划分,包括设立涉外业务部门,其他地区的律所由于受到经济发展因素、律所规模、案件来源等因素的制约,知识产权业务、涉外业务几乎成为这些律所的法律服务业务的“盲区”。为保障和推进“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当下必须加快我国西部地区急需的法律人才、特别是律师人才的培养,提高西部律师整体的专业化素养,为走进来走出去的当事人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例如,对西部律师再教育的跟进,鼓励西部年轻律师到东部学习,对西部律师行业实行特殊的补贴、税务政策、举办各种西部律师研讨班等等,遏制西部地区优秀律师“东南飞”的局面。

第三,创新法律服务模式,利用本土化律师服务的优势,构建多元化的法律服务渠道,提供便利及时的法律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将会带动沿线省市经济的快速发展,但是新疆、青海、甘肃、西藏,由于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历史文化因素,律所的分布并不均衡,大部分律所都集中在省会城市,偏远市县几乎没有律所,导致律师的法律服务与法律服务市场需求出现空白地带。因此,一是要以“一带一路”经济发展战略的建设中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为导向,以为弱势群体提供公益服务的理念为指导,政府出台奖励政策,形成以精神奖励为主,物质奖励为辅的激励机制,各律所全面协助本所律师,为需要法律援助的当事人提供及时、优质的法律服务。例如,甘肃省司法厅推行的“法律服务直通车”活动,该活动以公益服务为指导理念,便利民众与律师的及时沟通,弥补了法律服务与法律服务市场需求的空白地带。二是借助“一带一路”战略的设施联通,将“面对面”的服务模式逐步向电话咨询服务平台、网络服务平台渗透,便利当事人,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结论

目前,西部地区法律服务市场主要面临的三个问题:一是本土化优势过度发展,受案范围过窄,加之知识产权类案件、涉外案件由于案件难度高,专业化、团队协作性要求较高,小规模的律师事务所难以承载,大规模的律师事务所又寥寥无几,导致此类案件呈现出从西部地区“走出去”的趋势。二是人才流失现象严重,西部优秀律师“东南飞”,严重影响到西部律师服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三是由于信息不对称,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司法资源的浪费。20153月推行的“一带一路”经济发展战略,致使法律服务市场被进一步细分,主要是公职律师及政府法律顾问、基础设施重大工程项目建设、涉外业务三个方面的法律服务市场需求。因此,西部律所必须针对西部地区的具体情况,借助“一带一路”战略的经济发展势头,突破西部地区律师事务所本土化发展趋势的固有模式、人才流失、信息不对称的困境。据此,对西部律所如何合理布局“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市场提出三点可行性建议:一是西部地区各律所应该积极搭建西部地区与经济发达地区律所之间的合作平台;二是各律所一方面对律师的培养要实行“走出去”与“引进来”相结合的模式,确保西部律师服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更要制定涉外法律人才培养计划,储备涉外法律人才,弥补涉外律师的缺口,遏制涉外业务被外国律师拿走的发展势头。三是创新法律服务模式,利用本土化律师服务的优势,构建多元化的法律服务渠道,提供便利及时的法律服务。

参考文献

[1]陈宜:《“一带一路”战略下律师行业的机遇与挑战》,载《中国司法》2016年第三期。

[2]朱树英:《中国律师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几个问题》,载中国律师网,网址http://www.acla.org.cn/html/lvshiwushi/20151209/23797.html,访问日期201673日。

[3]法制日报:《努力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法律服务和保障》,载法制网,网址http://finance.sina.com.cn/sf/news/2015-11-26/093411620.html20167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