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泉 律 师
-----酒 泉 市 律 师 协 会
新闻详情

未成年人犯罪量刑研究/殷子媛/2016.2

未成年人犯罪量刑研究

甘肃神舟律师事务所殷子媛

摘要

近年来未成年人犯罪率呈上升趋势,并且呈现出了低龄化、暴力化、团伙化等倾向,有些犯罪情节十分恶劣,严重危害社会治安。这些犯罪的特点对研究未成年人犯罪量刑,实现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结合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及产生的原因,对我国未成年人犯罪量刑现状存在的问题做了一定程度的分析,并且就具体完善提出构想。

【关键词】未成年人犯罪特点;原因;未成年人犯罪量刑存在的问题;构想

   一、未成年人犯罪特点及原因分析

   特点:

1、暴力性犯罪为主要类型,犯罪行为日趋暴力化,故意伤害、抢劫、强奸行为多发,且手段残忍,不计后果,社会危害性较大。

2、犯罪主体低龄化趋势明显,并且文化程度较低,法制意识淡薄。

3、主观多为故意,作案动机简单。

4、多为团伙作案,团伙内部分工明确,组织化程度高。

5、存在重复犯罪现象,即未成年人明知其行为构成犯罪,仍多次犯罪,屡禁不止。

   原因:

   1、家庭影响。缺乏正常的成长环境,如长期受家庭暴力影响,或者父爱、母爱缺失逐渐形成冷漠型性格。另外家庭教育不当也是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原因,父母教育方式存在弊病,如过分溺爱,放纵,或以其不正确的价值观潜移默化的影响孩子,最终造成未成年人价值观扭曲,骄纵跋扈。还有一点就是父母责任意识差,对孩子不管不顾,任其自我发展,家庭教育缺失使得未成年人认知和辨别能力差,容易被坏人引诱误入歧途,或者内心对社会不满而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并走向犯罪。

   2、学校教育影响。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学校一味追求成绩、效率,忽视对未成年人道德价值观的塑造,并且法制教育、宣传的缺失使得未成年人的法律意识淡薄,对犯罪缺乏正确的认识。

   3、社会影响。社会日益物质化,未成年人对金钱的渴望和需求日益增大,“金钱万能”、“金钱至上”的人生哲学影响了较多青少年,使未成年人不惜铤而走险。同时,文化大发展使社会中文化参差不齐,低俗、暴力等腐朽落后的内容容易被青少年吸收,从而模仿、跟风。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网吧游戏厅等娱乐场所的影响,不少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流连于游戏厅网吧等娱乐场所,荒废学业,沾染不良习惯。

   4、未成年人自身原因。年龄较小、社会阅历不够、好奇心重、学习能力强、盲目跟风、情绪化叛逆心理较重、辨别认知能力弱,这些都是青少年的共通特征。这些特征如果不加正确引导容易走向犯罪道路。

   二、我国关于未成年人犯罪量刑概述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我国以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为指导,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即在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中坚持教育和保护的理念,同时坚持宽严相济,罚当其罪。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符合未成年人犯罪的特点和规律,它对于减少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教育改造失足少年,促进社会的和谐稳定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刑法》第17条规定,对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只处罚特定的犯罪情形,即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同时规定对未成年罪犯依法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具体量刑时,不但要根据犯罪事实、犯罪性质和危害社会的程度,还要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犯罪的动机、犯罪时的年龄,是否初犯、偶犯或惯犯,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等情节,以及犯罪后有无悔罪、个人一贯表现等情况,决定对其适用从轻还是减轻处罚的幅度,使判处的刑罚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改过自新和健康成长。此外,对于未成年罪犯还可适用缓刑,假释。

   三、我国未成年人犯罪量刑中存在的问题

   1、没有专门的司法机构。

首先,当前,除少数地区之外,大部分地区都没有建立专门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侦查机构,对未成年人犯罪实施侦查的人员与成年人犯罪案件实施侦查没有实质性区别,青少年与成年人有较大的差异,对其适用的侦查方式、侦查考量因素与成年人有所区别,若用成年人的标准实施侦查,一方面,侦查效率低,司法资源浪费。另一方面,侦查人员缺乏专业化,无法有针对性处理未成年人犯罪的各方面问题,而且侦查过程中,无法全面顾及未成年人感受,可能损害未成年人的其他合法权益。

其次,全国很多地方没有专门的少年法庭,且法律对少年法庭的受案范围没有做明确的规定,各少年法庭的受案范围不一致导致受理的案件差异较大,少年法庭的综合性没有的到有效的体现。

   2、我国没有独立的少年刑事法典,并且刑法对未成年人犯罪的量刑情节也没有做明确的规定,未成年人和成年人适用同一部刑法,同一划分犯罪标准。

   3、量刑失衡。在量刑过程中,由于法官发挥自由裁量权标准不一,以及法官自身素质技能的差异,而造成同罪不同罚的量刑结果。在同一法院会出现有些犯罪情节相近的未成年人所受到的刑罚惩罚程度不一的现象。

   4、非刑罚处罚方法种类较少,方式单一,可操作性差不能有效的起到教育改造作用。非刑罚处罚不具有刑罚的性质,是刑罚的替代性或补充性措施,也体现了国家对犯罪人的否定性评价,是与刑罚并列的一种实现刑事责任的方式。我国虽在刑法中对未成年人非刑罚处罚方法作零散的规定,但大多与成年人适用情形相同,并没有针对青少年的身心特征做具体的制度设计和法律规制。

   5、非监禁刑适用比例较低,实践中因长期受“严打”犯罪的思潮影响,以及受严惩可以起到警示震慑未成年人,避免再次犯罪的观念影响,对未成年人犯罪较为注重惩罚,而忽视了挽救教育的作用。非监禁刑具有刑罚的性质,但相较于剥夺自由的刑罚而言具有轻缓性,针对未成年人犯罪,应当综合各方面考量,坚持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6、没有建立系统的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机制,预防工作不够全面,缺乏深度广度,较为形式化,不能真正起到预防的作用。

   四、规范未成年人犯罪量刑构想

   1、完善立法。在具体量刑情节的适用,刑种的适用,量刑基准的确定等方面进行具体的制度设计,同时发挥司法解释的作用,使未成年人犯罪能够受到法律的定型化规制。

   2、设立和完善专门受理、处置、审查、羁押少年犯的组织和制度,并用法律条文进行明确规定,在法律层面确定其组织机构、受案范围等程序和实体内容。

   3、加强法官培训。不断提高法官职业素养以及处理和应对未成年人犯罪的专业化能力。合理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使其能够在相关法律的基础上,考量多方面因素,在统一的标准下合理的量刑。

   4、完善未成年人非刑罚矫正制度。采取多样化的矫正方式对未成年人进行教育和改造,并在法律条文中将其使用方式和具体适用范围做明确的规定,增强非刑罚处罚的操作性。积极运用社区性措施,及时矫正未成年人行为,使未成年人更好的融入社会。

   5、坚持“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认真理解其内涵和意义。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一方面要坚决惩罚犯罪,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维护法律尊严和社会稳定,另一方面又要注重挽救、教育、感化和保护,体现法律的人性化。在具体案件的量刑中,应当全面考量做到真正的宽严相济。

   6、建立健全未成年人犯罪预防体系,将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纳入到社会治理的大局中来,通过政府、各社会组织、各阶层的社会通力合作共同推进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的进程。同时各部门应当注重教育、感化、挽救工作,增强预防的深度和广度,多部门协同预防,构建全方位的预防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