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泉 律 师
-----酒 泉 市 律 师 协 会
新闻详情

立律所公司化理念  行企业文化道路/车佳/2016.2

立律所公司化理念  行企业文化道路

甘肃古郡律师事务所车佳 18193714198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对“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提出,引起了国内和相关国家、地区乃至全世界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共鸣。“一带一路”建设契合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模式,为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创造了前提条件,为沿线国家在区域合作方面创造了新的格局。随着战略的提出和建设,我国势必推进多边贸易和合作交流,新丝路必将成为连接“中国梦”与“世界梦”重要纽带。

甘肃省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的重要省份之一,比起其他省市更具有人力资源优势与地理区位优势,经济社会发展面临重大机遇。在国际经济融合的大趋势下,我省需要“走出去”,将经济贸易从国内转向国外、将合作交流从区域走向全球,更加积极地融入国际经济。我们的企业走出去,外国企业走进来,或者双方合作,法律的保障和救济必不可少,但高难度的法律服务需求也势必增加,这给我省律师行业的业务拓展带来了极好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重大的挑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就要求我们的律师不仅要有精湛的技术,能够提供高效、优质的服务,而且要求我们的律所也要拥有优秀的团队,以增强竞争力,来实现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和国际化。而我省大部分律所现在依然采取的是传统律所原始简单的管理模式,结构主要是“律所主任—合伙人—律师”或“律所主任—提成律师”。这种方式下,律所主任是管理的关键,但在现实中由于律所主任既要开拓案源、办理案件,又要从事各种社会活动,往往没有精力进行管理,最终导致结果:律所合伙人、律师各自为政,管理较为混乱;律所内部缺乏凝聚力和团队协作意识,没有明确的发展目标和计划;新进或年轻律师案源较少,收入甚低,缺乏相关培训,更没有机会锻炼自己的业务能力,成长较慢;律师们只看重业务开拓,争取个人私利,缺乏对律所的归属感。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如果不能在经营及管理模式上开拓创新和寻求突破,那其发展甚至存活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近年来,由于传统律师事务所存在着管理者与律师身份重合,管理严重缺位;分配制度不合理;管理与业务冲突;客户投诉得不到及时处理;人员流动较快;内部人员结构松散等不足,其弊端不断显现,北上广等一些大中型城市的律师行业已经开始实践新的管理模式。虽然一些律师事务所尝试进行公司化改革,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但与传统的提成制律所相比,公司化律所的优势还是十分明显的。从目前一些经验来看,通过公司化管理、专业分工、考评和分配制度以及文化建设,公司化律所可以吸引数量众多的优秀合伙人、律师,激发其工作热情,在提升各自专业能力的同时,可以极大提升客户服务能力,大幅提升律所的品牌效应,从而在激烈竞争中取得明显优势。可以说,公司化是目前律所规模化、专业化、品牌化和国际化的必由之路,代表了未来我国律所的发展方向和趋势。 因此,在“一带一路”战略发展的框架下,我省律所站在了改革开放的前沿与经济大融合的浪尖上,要树立律师事务所公司化的理念,积极践行企业文化建设的道路,率先抓住机遇有所作为。

一、公司化律所改变了传统律所的管理模式,注重对合伙人和律师的管理,有助于保障律所的正常运行和决策的合理制定。

传统律所在管理上比较松散,要么合伙人各自带若干名律师或助理组成一个团队开展律师业务,要么挂靠律师按照一定比例向律所交纳管理费后独自拓展业务,办理案件,律所一般均不参与,而合伙人会议往往只对律所的成本分摊和收入分成等几项重大事项进行处理,对于律所的管理、业务开拓、分工协作等往往是空白。

公司化律所借鉴现代公司的管理制度,一般设置合伙人会议为律所最高权力机构,在合伙人会议下设律所管理委员会,在管理委员会下设各个业务管理委员会,并根据律所情况设立诸如财务委员会、人力资源部门、考评委员会等部门。这样的管理方式克服了律所主任一人管理律所的弊端,依据类似民主集中制的议事规则对律所进行统一管理。律所的所有人员,包括合伙人都应当接受管理。统一进行人员招聘、统一对人员进行考评、统一进行财务核算和分配。完善的管理制度和相对民主的管理模式将律所的组织结构、经营决策方式和人事、用工、分配等基本制度及对工作的流程化、标准化等规定,体现在律所的人、财、物及经营、运行和维护等各个方面,成为了事务所领导者实现其管理效能的必要手段。科学合理的管理模式是任何一个律所正常有序运行所必不可少的保障,也是事务所为实现最终发展目标所需的行为规范和准则。律师事务所如果没有准确合理、高屋建瓴的管理策略,以及在策略指导下完善、科学的管理制度,那么即使再先进的律所理念和文化也只能是纸上谈兵、空中楼阁。

二、公司化律所改变了传统律所的业务经营模式,注重团队的专业化分工与协作,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和律师个人业务水平。

传统律所在业务模式上往往采取单打独斗的方式,律所成员之间业务交流都很少,更不用谈什么分工与协作了,律师往往要靠个人资源获得案源,进行营销,做业务,大多数律师由于生存压力,只要是案件大都会接手,成了人们所说的“万金油”,专业性能力不强,而且办事效率低。

公司化律所注重专业化分工与协作,将律所全体员工的客户、案源、资源全部整合到律所平台,单独设立运营支持中心,将人力、企宣、行政等职能剥离出来,通过设置市场营销、业务实操、人力资源、客户服务等部门,分工协作,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以提高律所的效率和效益。专业提升价值,专业成就品牌。这种方式能够让律师专心钻研自己业务范围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使其成为专业化律师,可以极大地提高业务部门及其律师的执业水准。而对于重大复杂的跨专业法律事务,则可根据该法律事务所涉及的专业部门不同,让所有相关业务部门共同参与,在提高工作效率的同时还可以获得巨大的竞争优势。

三、公司化律所改变了传统律所的利益分配模式,注重长远利益和可持续发展,有助于增强律所竞争力和律师的归属感。

传统律所的分配模式主要是收取提成律师的一定费用,用于办公成本支出,剩下的收入归提成律师所有。由于律所本身积累资金有限,很难从整体层面进行律所管理和品牌建设,而律师的收入和保障均来源于自己的客户,对律所缺少归属感,因此律师除了业务能力外,客户资源便成为他更重要的筹码,这使得客户更加倾向认可律师个人而非律所,客户一般会跟着律师走,造成了律师过于频繁的转所和律所发展的不稳定。同时律所的管理人员本身作为律师也把主要精力放在开拓自己的业务方面,便注定了新进或年轻律师入行难,收入低,基本处在放任的状态,业务能力成长缓慢。

公司化律所的收入由全体员工创造,合伙人除了少量月薪外,主要靠年终的利润分配。由于不实行提成或提成比例很低,公司化律所一般都给合伙人和律师发放工资、提供社会保障,并在年终按照其贡献再进行分红或奖金分配等。为了衡量其贡献,公司化律师一般都建立了一整套考评制度,并通过设立考评委员会负责具体考评。由于律所公司化被普遍认为会损害合伙人的既得利益,使得其改制困难重重,即使是有所发展成就的律所也明显集中于个人。以致于形成人们眼中没有成功的律所,只有成功的律师的偏见。因此作为律所的管理者要转变观念,破除律所中的个人私利,实现资源共享,打造共同的品牌律所。从青年律师角度出发,公司化律所更适合青年律师的发展,毫无疑问可以留住人心,增强团队的后续发展力量。因此律所只有走公司化之路,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四、公司化律所改变了传统律所的经营理念,注重律所的文化培养和建设,有助于律所形成独有的凝聚力和品牌特色。

传统律所一般都忙于“开拓案源”或满足于“小富而安”,一般不注重律所文化建设。律师在工作过程中,也往往是个体化、单独进行,团体合作的概率往往很小。因此固有的律师文化以及传统运作模式,很容易滋生个人主义。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科技进步,出现了很多复杂、新型的法律问题,律师个人很难适应综合性较强的法律服务,客户也会逐步从对律师个人的推崇转移到优秀律所上。因此,这种传统文化以及运作模式难以深化律师文化内涵、支撑律所长足发展。

律师事务所要想在法律服务市场大潮中乘风破浪,就需要一支富有战斗力的律师团队,律所通过文化建设能够在相当程度上将合伙人和律师凝聚起来,增强员工对律所的认同感,吸引更多人才加入,最终提升律所的整体软实力和品牌。企业文化对于国内律所急需建立的律所文化而言,能够起到具有指导意义的借鉴作用。律所通过文化建设可以指导律所开展执业活动的各种行为规范、群体意识和价值观念,形成律所特有的精神文化,这种精神文化可以说是一种粘合剂,可以把员工紧紧地粘合、团结在一起,使他们目的明确、协调一致,形成共同的信念与强大的凝聚力。律所拥有了优秀的文化,才能不断提高法律服务品质,树立的品牌形象,增强事务所的市场竞争实力,最终实现律所的较大发展。

从目前国内发展规模较大的律所同行的成功经验来看,律所管理体制的改革和内部文化的建立,有助于建立高素质的法律服务团队和提升律所的市场竞争力。当然,在现阶段对于不同的律所来说,是否要彻底摒弃传统律所的经营管理模式,一贯走公司化道路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刀切。据悉,直至当前中国的律所绝大部分都是传统的合伙人模式,能够实施公司化管理的不到3%。但公司制对律所发展的作用与价值正被法律界有识之士所注重。

机遇与挑战同在,风险和回报共存,这才需要商业智慧整合法律头脑。作为律所主任或合伙人,如何从一名优秀的律师过渡为良好的管理者是需要思考的问题,我们有理由相信,通过对律所的改革创新和文化建设的不断探索,我国的律师行业将得到更合理的规范和发展,最终受益的是每一个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

参考文献:

[1]  谢会生 , 公司化律所与传统律所的区别及优势,中国律师,2014.8

[2]  李广建 , 汲取企业文化创建律所文化之我见,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网站,2013

[3]  朱媛、钱剑奎,《我国律师文化的与众不同》,中国律师网,2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