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泉 律 师
-----酒 泉 市 律 师 协 会
新闻详情

青年律师如何成为好徒弟/彭澎/2016.2

青年律师如何成为好徒弟

甘肃神舟律师事务所   彭澎

“你跟得谁?”别说你没被这样问过。

想当律师,得先找个事务所,挂指导律师的名字,实习满一年,才能拿到执业证,才有资格独立办案子。青年律师都有这样的经历,“跟得谁”在青年律师这里大多数时候成了一个品牌问题,虽然你可能没把这种关系当成是师徒,但这三个字就已经问出了历史气息和行业规矩。

打古时候来说,是谁谁谁的徒弟,这是身份,没有这个身份,你就是孤魂野鬼,没有干这行的资格。读书人求功名,要讲是谁的门生,出家人入佛门,方丈要给你排个辈分,走街串巷刷把式,大多要认班主做义父,就算你上山当了麻匪,见面还要问一句,兄弟哪个绺子的?

我们的社会按照这种方式传承是有原因的。

古人祭祀要拜“天、地、君、亲、师”,天地主宰一切,君上统管万民,爹娘赐生,给点基因,师傅传艺,才能混上饭吃,得以立于世。尤其在古代教育事业不是很发达的情况下,有了师傅就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土里刨食了。

师傅教手艺,师娘管吃管住,出了师能在师傅的门下做生意,同门之间相互扶持,运气好的还能靠小师妹解决个人问题,如果还要拿工资,那是没有道理的,所以徒弟的“徒”字意思为“空、无”,就是白干活不给钱。待师傅垂暮,徒弟就得供养师傅,这和亲情是一样的,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三年学徒,两年效力”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毋庸置疑,师徒在古代是一种非常重要、庄重,道德标准很高的社会关系。

到了现代社会,教育事业发达,每个人走出校门都是按照标准塑造出来的零件,但你能不能在行业里转得动,使上劲,那也得靠师傅教,“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和三百年前是一样的。

如果成功算十分,三分靠天赋,那是祖师爷赏饭吃,两分遇贵人,那是师傅给你引的道,剩下的靠自己,再努力一分,就能混个及格,要再努力五分,别人就可以说,那谁谁混出来了。

祖师爷、师傅、师门宗派占十分之五,那也不能白给啊,怎么当个好徒弟呢?怎么给律师当个好徒弟呢?

行有行话,律界把这叫负面清单,我来说好徒弟什么不能干。

一曰忠,不背叛师门,二曰孝,不延宕怠工,三曰节,不辱没门庭,四曰义,不同门相杀。

先说“忠”。

岳云鹏算是混出来了,当今三十几岁说相声的,没人红得过岳云鹏的,这是他师傅郭德纲说的。常听德云社的人喜欢说的梗是“相声讲究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岳云鹏最擅长的是忠。”

郭德纲是个传统的艺人,一直想把德云社的牌子竖起来,开成百年老店,自己红了还想千方百计把徒弟们捧红,但是利益面前,师徒关系又能经起几两银子。稍有名气的李(菁)何(云伟)曹(云金)刘(云天)纷纷离开,郭德纲身陷丑闻的时候也没少落井下石。只有岳云鹏临危受命,替师傅扛旗,红了。岳云鹏说,“我师父一步一步把我培养到现在,我抬腿就走,太不是人了。”郭德纲也说,“那些背叛师门,欺师灭祖的人永远回不来了。”

娱乐圈里没真相,律师和说相声的有什么关系?也是。

那有徒弟千方百计从师父电脑里偷点法律文书模板;有徒弟小心翼翼的挖掘着师父的客户资源;有徒弟背地里说,他也不过了了,没什么水平;有徒弟羽翼稍丰就改换门庭,从此师徒成了路人;师父收五万,徒弟单约客户说只要三万,找谁都一样,抢师傅的生意,还连带着糟蹋了行情,打了祖师爷的脸。这不就是背叛师门,欺师灭祖吗?道理和说相声的是一样的。

好徒弟还不能不孝。

梨园行里说孝,讲究“三节两寿”,五月节、八月节、春节,师傅的生日,师娘的生日,徒弟得带着媳妇孩子登门去看师傅师娘。这很明显要求过高了,也不现实。

律师徒弟能把师傅交代的事做好,我认为就是孝。师傅案子多,难度大,徒弟帮忙是应该的,把事情交给你是给机会练手,能不能拿下,什么时候干到什么程度,得有个回声,别耽误了师傅的事儿。有徒弟自己有点资源,手头案子也不少,就把师傅交代的事情排在最后;有徒弟刚入行没收入,师傅安排点小活,懒洋洋不想干不说,还到处埋怨被剥削,这不合适。

如果能帮师傅好好干活不吐怨言,逢年过节还能发个微信问个好,就算徒弟懂点人情世故,在“孝”字上过关了。

有节,难度更高了。

也不是非要当蔺相如不可,我的理解是起码不能给师傅丢人。律师本来就需要低调、谦虚、严谨,每一件事想好B计划,用有限的脑细胞去无限逼近周全,别捅了篓子让师傅替你擦屁股,回头人还得说那谁谁砸师傅的招牌。努力的去学习、去成长,自己成为一个好律师,也是给师傅增光。有一位同事远走高飞了,他师傅在一次聊天中说,我的客户对他(指远走高飞的徒弟)还是很满意的。这是很高的评价啊!

有节,还要有节操,有节制,不能为了利益不顾一切,为了所谓的当事人的权益颠倒黑白,死磕胡说,节操碎了一地,社会评价和行业评价都不会太高,岂不是辱没了门庭。

最后是义。

意思是同门之间讲义气,要和和睦睦,不相贱相轻。律师与律师之间无疑是竞争关系,但这种竞争应该是基于能力水平的正当竞争。有人互相倾轧,互相拆台,竞相降价,把整个行业拖入低水平肉搏的泥潭。甚至有徒弟同门之间,同所之内都减价抢生意,这不是给师傅、给老板添堵嘛!不讲义气,也不是好徒弟。

忠孝节义,许是歪解乱说,但有些事情确实不该做。至于该做的,端茶倒水、打扫卫生、手勤、嘴勤、腿勤就不用罗列了,律师是个精英群体,凡事都不用从猴变人开始说起。

法重理论,律主实践,越是需要实践的行业,就越需要师徒关系这种紧密而有道德感的传承。而这种传承,传的不仅仅是技艺,更多的是一种行业文化的精神接力,牢固而广泛被认可的师徒关系,恰恰也是行业和谐繁荣发展的基石。优秀的律师由优秀的律师培养,优秀的律师又培养出优秀的律师,青年律师如何成为好徒弟,这里面有的是学问。你说忠、孝、节、义是江湖价值,那何不化身律界武林高手,身怀绝技,业务精深、人脉通达、办案别具一格,遇人问而报上师门,言语中也是一股子底气。

再说了,法曰随水而去,浩浩汤汤,这里又何曾不是江湖?